好大好硬好深呐,我和爸爸的大尺度性故事_极品

“美莎你的腿太美了,又修长,穿着丝袜的磨起来……让我……好有……感觉……”

“那我以后……每天都穿丝袜给你看……其实奈奈的乳房也很美啊……好柔软……”

好大好硬好深呐,我和爸爸的大尺度性故事_极品丝袜诱惑[SM、丝袜、3P、制服诱惑]

奈奈口上经常说我的乳房比她的大,其实估计她的身形也有86E,57,86,而且有166cm身高,比我还要好看,但女孩子就是喜欢羡慕别人的身段。

“美莎,我还想再舒服一点……可以吗?美莎……”

“你喜欢怎样都可以……我的身体是你的……”

奈奈这样温柔的要求,我根本无法拒绝,再说,爱抚和接吻已开始不能满足身体的性欲了。

好大好硬好深呐,我和爸爸的大尺度性故事_极品丝袜诱惑[SM、丝袜、3P、制服诱惑]

奈奈听到我的回应后,便把我的两脚大字形的分开,被蓝色的丝袜包裹的阴户便尽入她的眼帘。

“美莎的阴唇好美啊,又嫩又粉的颜色……嘻……还有很多爱液在上面。”

虽然对方是女性,但被人这样的盯着,还是会不好意思。

好大好硬好深呐,我和爸爸的大尺度性故事_极品丝袜诱惑[SM、丝袜、3P、制服诱惑]

奈奈先用手指试探一下我的阴蒂,我全身都抖动起来,然后她把自己的阴户对准我的下体,两双丝袜脚交缠在一起,两片女性阴唇之间就只剩下薄薄的丝袜了。

我其中一只脚被她抓住,被她借力磨蹭下体,顿时全身像被电流流过一样,快感绵绵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呀……”

我也学习奈奈,抓实她的小腿借力扭动腰部,只是她的丝袜太滑了,差点抓不住。

“美莎……好棒哦……再要力……啊呀……碰到阴蒂了……喔。”

我们彼此都不顾羞耻的呻吟,差点忘记了这里是宿舍,若果被人知道东大的两大校花在性交,恐怕就要上头条了。但如果是男生发现的话,大概会忍不住冲进来同时侵犯我们二人吧。

“奈奈……我……我要去了……嗯……啊啊呀!”

“我也要……噢……好美……啊哦哦哦哦!”

奈奈高潮所产生的爱液,全都喷到我的身上,相反,因为我穿的是丝袜裤,奈奈就避过一劫了。丝袜就不用说,我全身都被汗水和淫液染湿了。

“美莎……人家还想再要……”

奈奈像小猫般在我身上撒娇。

“嗯……让我想先把丝袜脱掉吧,太湿了。”

“不要……人家就就喜欢你穿着丝袜。”

奈奈从衣柜中拿出了一只红色的丝袜,要我把它穿上。

我当然很乐意。但当我把丝袜接过来时,发现有点不对劲。

“咦?这丝袜怎么都脱线了,而且还有点脏。”

“这是我昨晚穿的丝袜,我就是穿着它被人强奸的……你可不可以……穿上它?”

说起来,刚才当我把丝袜移近鼻子一嗅时,发现有种似曾相识,但又说不出什么气味来,奈奈这么一说的话,那气味大概就是精液的腥臭味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奈奈的要求,实在有点莫名其妙。

“你肯为我分担吗?你不是说什么也愿意吗?”

“那好吧,只要你喜欢的话,今天我会用我的身体来安慰你的。”

虽然有点恶心,但既然奈奈要求的话,我还是把丝袜穿上。穿的时候特别小心,免得脱线的地方被扯破更多。穿着这样的丝袜,大概也可以想像到奈奈昨晚如何被人撕破丝袜后轮奸,但我以为自己不能真正体会到她当时的心情。

出乎我意料之外,奈奈看到我穿完后,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个兴奋的表情。接着,她要求我像她昨晚所作的一样,用舌头去舔对方身体每个部份。

当我用舌头触碰奈奈每一寸肌肤时,我幻想到昨晚被精液所弄污的奈奈,我现在为她清洁每一个地方,好驱走残余的男性体味。但事实上,奈奈的肌肤洁滑得吹弹得破,而且散发出阵阵体香,当我刺激到她的舌头时,她身体的震动也清楚的感受到,想必她一定感到很舒服。

“嗯……美莎……舔得好舒服……我也要让美莎……啊……舒服”奈奈转了个身,形成69姿势。

“呀……不要……舌头钻进去了……哦喔……”

奈奈的舌头很灵巧,弄得我的阴道痒得发麻。我也只好不甘示弱,不停的用舌头按压她的阴核,使她下体变得淫水霏霏的。我们也不知舔了多久,时间彷佛停留在欢愉的爱抚上,这种慢热的快感反而更易累积起性欲。

“美莎……我可以侵犯你吗?”

奈奈在我俩的呻吟声中发出了说话。

“嗯?”

我显然感到很突兀。

“就我一个被强奸不公平,美莎也要试一试被人侵犯。”

我看到奈奈涨起一个包包脸,大概是想说一些任性的说话吧。

“好吧,但你想怎样侵犯?嘻嘻,你又没有东西可以插进来。”

其实大家同是心理学学生,多少也明白奈奈想获得一些心理平衡才想侵犯人吧,反正她也做不出什么样来,便应承她了。但这想法我维持了一分钟便后悔,奈奈从抽屉中取出一根十分长、粉红色的软棒子,两个末端都像男性的性器官。

“嘻,美莎,看我今天买了什么?”

她在我面前展示一番后,便把棒子的一端塞进自己的阴道里。

“啊呀……好粗啊……”

我看着假阳具逐些的进入了奈奈的阴道,还一边发出着娇人的呻吟,看着她舒服的样子,我也感到下体有种酥酥的感觉。她插好后,一下子就扑上来,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她推倒在床上。

“美莎,我要放进去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不太好吧……啊呀……不要……进去了……啊啊啊呀呀……”

口里虽然说不,但实际上假阳具填满了我的空虚,充充实实地带给我爽快的感觉。

“喔……我跟美莎……成为一体了……好舒服……我要插了……啊呀……啊啊……”